尤文图斯斯帕尔直播2019

白版——一瓶中國裸酒的20年嬗變之謎與2.0時代之夢


□顧金棟 

中國裸酒,揣度再三終是無法給這樣一款自帶東方哲學特質、“謎一樣”的白酒再起一個更加直抵本質又顯示其不二地位的名字。或許,我試圖說出20歲的古貝春白版酒的所有秘密,這本身便是可疑且徒勞的。但是,當2019年4月山東省第81屆春季糖酒會上,古貝春“雙白版”的首秀強勢吸睛,宣告在這個生機勃發的春天,古貝春集團白版酒“雙劍合璧”正式進入“白版2.0”時代,作為一名見證古貝春白版星途的“骨灰級白粉兒”,“告訴您白版的真相”便成為我欲罷不能的筆觸指向。

楔子:素面朝天

“白版是精神的慰籍”“白版是境界的映襯”“白版是自信的抵達”“白版是生活的態度”“白版是液體的鄉愁”……你當然可以說她是精神的,但“白版是品質的象征”“白版是光瓶酒的代言”,她首先一定是物質的,是一瓶酒,一瓶在必要之外舍棄了所有外在形式的中國裸酒。大道至簡,簡到她只是酒本身,簡到素面朝天,包裝的作用只是等同于容器的意義;風靡八方,不可思議,一瓶裸酒掀起的“白版風暴”,可謂中國白酒江湖之絢麗傳奇。

居廟堂之高則品其風骨中正,處江湖之遠則念其樸實無華,20年間,她行走酒林詮釋著真正意義上的“低調奢華有內涵”。走在大江南北、京津魯冀,假如您是一位樂飲善飲者,對古貝春白版自然不會陌生,即便你并非資深酒徒,對可酣暢“拎壺沖”的古貝春“內招”也至少有所耳聞。

無心插柳說緣起:麗質天成

是怎樣“其貌不揚”而“氣質絕佳”的一瓶白酒獲得如此至高評價?又如何20年風起云涌為世人所熟知?這還得要從這酒誕生的源頭說起——

1998年,古貝春酒業新一代掌門人周曉峰上任的第三年。伴隨著嫁接五糧液工藝成功開發的“五星級古貝春酒”摘得“山東名牌”桂冠,古貝春這艘一度擱淺的大船終于校準了航向再次遠征,為古貝春白版酒的出生做好了原酒品質與勾調技藝上的雙重準備。

20年后的今天,說起“古貝春白版”,大多數人會想當然地將其歸類為一件“概念營銷”的優秀案例,認為古貝春人先是完成了“白版”概念的打造,繼而順理成章開啟了“光瓶酒營銷”的先河,接著引起了眾多白酒企業的群起效仿。也就是說,在大家看來“白版”是概念、是手段,而“營銷”是其終極目的。

事實是怎樣的呢?當您追根究底,將時光切回到白版酒出生的原點,便會發現并非如此。“我們承認,先河是我們開啟的并且引起些群體效應,甚至在今天仍有一些中小酒廠樂此不疲地跟風,樂顛顛地打著擦邊球。但在當時,我們真正的用意確實并不是想做一款商品,只是想做一瓶代表古貝春公司最好品質和最高工藝水平的招待用酒,這酒不是商品,只是用來提供品嘗和內部招待的,這也是直到今天‘白版’也叫‘內招’的原因。 ”說起初衷,中國白酒大師、古貝春集團總工程師吳兆征記憶猶新,在他看來,甚至“白版”這個名字在當時都沒有確定,又何來“概念”一說?

沒錯,如果20歲的古貝春白版酒是位麗質天成的美女,那前18年盡管坊間多有其美妙傳聞,她卻也只是待字閨中,直到2017年正式“出閣”——作為商品被推向市場的那一刻,我們尚不確定是該叫她“白板”還是“白版”。

1997年春天,周曉峰上任的第二年,古貝春酒廠攀上了五糧液的“高枝”,以技術協作會員廠的名義派員“取經”五糧液。半年后不負眾望學成歸來的一班人,采用混蒸混燒老五甑工藝成功釀造出五糧濃香型古貝春原酒,繼而研發推出自己的“北方五糧液”——五星級古貝春酒,填補了當時山東省高檔濃香型白酒的空白。古貝春一改此前“門前冷落馬蹄稀”的慘狀,瞬間在齊魯大地刮起一股“星級”旋風,喝五星級古貝春成為身份的象征,武城人有了拿得出手的拳頭產品,熱情好客的酒廠來客多了,參觀學習的、考察交流的、洽談業務的一時賓客迎門,用周曉峰的話說就是“酒廠里酒場兒多”。

好客齊魯,禮儀之邦,客人來了,吃點、喝點不在話下,臨走再帶點,這更是山東人的盛情與禮節,推卻不得,再說了,象征性地送個伴手禮也難成詬病,這就像路人口渴,到了誰家地里摘個瓜吃也不算歹事兒。燕魂趙魄,古道熱腸,出門辦事,帶點當地特產禮尚往來也是武城人的傳統。于是,不管是古貝春酒廠,還是社會各界,武城人的單位食堂、汽車后備箱里不常備下個三箱五箱的五星級古貝春酒,底氣上好象先矮了別人三分,說話辦事兒都不硬氣。

喝的酒好了有面子,用的量大了費銀子。時間一長,賣酒的和買酒的都沉不住氣兒了。先說賣酒的這邊兒,眼瞅著公司餐廳里堆起來的精美的廢包裝天天往鍋爐房里送,高檔空酒瓶天天當碎玻璃往外拉,干商業出身的周曉峰心疼了,他開始琢磨:這連喝帶送的,光包裝這一項得多大浪費?來廠里喝的,是喝酒不看瓶。咱往外送的,人家更是知根又知底。這連喝帶送的著實不是小數,如果把多余的包裝去掉,三下五除二、四上一去五,一天、一月、一年下來得省下多少錢吶?算盤一撥拉,周曉峰著實吸了口涼氣,真是不算不知道,一算嚇一跳,一年省下的錢能給全體員工開半年工資!

再說買酒的那頭兒,不少企業單位、機關食堂和外出跑業務的人士意見也不小,或明或暗地抱怨:古貝春酒廠出了五星級古貝春是大好事,武城人揚眉吐氣,招待客人和禮尚往來用了真有面兒,可這用多了是真花錢吶,這酒廠就不能出點簡裝的好酒,咱也不白用,多少讓酒廠回個本,就當做廣告了,又替古貝春揚名又節約了招待費用,豈不是正而八經地“多快好省”?

既然是酒廠內外各有所盼,周曉峰便拿定了主意大膽決策,想參照卷煙、月餅、湯圓的一些生產廠家的做法,刪繁就簡推出一款僅限于內部招待和坊間交流用的優質裸瓶酒,他要首開“高品質光瓶酒”之先河。此時是1998年,春夏之交的一天,他把吳兆征叫到辦公室探討了半天,總結起來一句話:研發一款比五星級還好的代表古貝春最高品質和口感水平的光瓶酒。

時至今日,說起白版酒的研發初衷,早已晉升中國白酒大師的吳兆征表示:“真不是什么概念營銷,其實就是周總說的這句話,再往白里說就是6個字:不浪費,喝好酒。 ”毫無疑問,正是一語中的的這句話奠定了20年后享譽齊魯的古貝春“白版”的高貴出身與麗質天成。

千錘百煉憶研發:優中生優

“不是把五星級古貝春倒到簡裝瓶里那么簡單。”想起當年的研發過程,吳兆征說,這里面首先就得解決定位問題,是產品還是商品的問題,是更換一下包裝完事兒還是重新開發一款產品?答案肯定是后者。

分管銷售工作的集團執行總經理、時任質檢中心主任趙殿臣回憶說,五星級古貝春一上市就是爆款商品,在當時是高檔魯酒的代言者,品質和銷量都是一流的,我們絕不可能再開發一款同檔“競品”來對付自己。所以,我們要開發的這款白版酒很明確是在內部招待和品嘗贈送環節上的取代品,而不是在銷售環節上的取代品。

有了清晰的定位,就意味著首先對這款新產品的性質進行了確認:第一,這將是一款代表古貝春最高水平的、有著同五星級古貝春酒一樣高貴“血統”但卻又有別于五星級古貝春酒的新產品;第二,她是內部消化的產品,而不是流通渠道的商品。至于18年后,她的嬗變,規范化完成了由產品到商品的華麗轉身,那則是后話了。

接受任務的吳兆征再次啟動了“工匠模式”,他知道他必須對自己宣戰,這將比五星級古貝春的研發更磨人心性。因為,五星級古貝春的研發是“無中生有”的過程,他拿出的幾乎就是全部的看家本領了。而這一款產品的研發則是“有中生優”甚至“優中生優”的過程,如同登山,一步之遙猶其艱難,再說五星級古貝春酒的感觀評價已經在魯酒中名列前茅了,這意味著他必須再次挖掘出自身更強大的、潛在的、天才的耐力與創造力,用一個“登峰造極”的高難動作問鼎江北乃至整個中華酒林。

老實說,對此他并不十分確信能夠成功,但同時又令他覺得有幾成勝算的是:至少這個產品的品質絕不會亞于五星級古貝春。當然,20年后的今天,當吳兆征再次集畢生絕學,融匠心于一爐,研發推出白版酒的升級版“水晶白版”時,已顯出游刃有余的大師風范,但在彼時的條件限制下他又豈敢給自己留有一絲一毫的余地?

我說的條件限制是客觀存在的。比如說對“好酒”標準的理解與基酒的篩選就是兩大所限。什么是好酒?什么是受歡迎的好酒?“健康、好喝、不易醉、喝多不頭疼”這是周曉峰給出的標準,對此吳兆征深為認同,同時又覺得這看似最低要求,其實卻是最高標準,要做到實屬不易。就比如說“好喝”這個詞,標準完全是模糊的,是見仁見智的,如同一百個人眼中有一百個哈姆雷特,大江南北眾口難調又如何給“好喝”下一個準確的定義?沒有調查研究就沒有發言權,吳兆征需要做廣泛的市場調研,在市場的“琳瑯滿目”中找到“好喝”的最大公約數。再說基酒的選擇,“巧婦難為無米之炊。 ”吳兆征坦言,1998年古貝春公司雖說有了品質上乘的五糧型古貝春原酒,但11個小型班組的規模產量還不大,優中選優夠得上一級原酒的產量更是不多,同時因為產量小,原酒的老熟就需要更長的周期……老吳擔心既便是勾出了小樣定了型,也無法批量生產,他擔心優質基酒的供應“有前勁沒后勁”,從而使品質穩定性難以保證。

關于基酒的供應保證問題,周曉峰給吳兆征吃了顆定心丸:最好的原酒無限制供應。周曉峰為這“底氣”給出兩個理由:其一,由生產副總張慶昌親自帶隊赴五糧液學習小組學成歸來后,經過1年的“傳、幫、帶”,“五糧液操作法”已經在全部班組中成功復制,基本解決了各班組產酒質量的不平衡問題,原酒生產質量已經大幅度提升;另一方面,除了勾調環節的總工程師吳兆征外,古貝春公司在釀造環節同樣有“國寶級”利器——古貝春傳統釀造工藝傳承人、總釀酒師董福新,眼下正融合五糧液與古貝春工藝于一爐,針對南北氣候差異造成的原酒產出品質與風格落差,取得了多項工藝改革的成功,實現了出酒率與取優率的再次提升。這樣,莫說眼下研發階段,即便將來批量使用,按現在的招待和禮贈規模來計,優質原酒的供應及周期問題都不在話下。

解除了后顧之憂,吳兆征開啟了漫長而煎熬的研發之路。記錄那些踏破鐵鞋遍尋市場、無數次的勾調實驗與精細到萬分之一的調配劑量等等,無疑是乏味的,但正是這無以為計的乏味才成就了360多個日夜之后那個曠世之香的來臨。

時至今日,我們仍無法詳盡而準確地羅列并計算出他經歷的所有失敗抑或自我否定。為了給這個日后被稱作白版的古貝春酒塑造一個集萬千寵愛于一身的氣質,他行走大江南北長城內外,收齊了市面上流行的蘇魯豫皖滇貴川各種暢銷酒,不厭其煩咂摸對比,從中尋找那抹必將獨屬于古貝之春的芳香;為了給這個日后別名“內招”的古貝春酒完成一次不同凡響的貴族血脈植入,他嘗遍公司歷年所存百罐千壇老酒新釀,不舍晝夜品評記錄,從中析出那縷必將震撼酒林的王者之風。

建立,打破,再建立,再打破……酒體設計的一次次推翻與重構。確定,修訂,再確定,再修訂……勾調方案的一次次確定與調整。周曉峰尊重科技與人才,更懂事物發展的邏輯,但表面上不催,心里面卻起火:這研發個產品比生個娃還難?好幾個輪次的內部品評,大家一致認為堪稱完美的酒樣,這個老吳怎么就老說“還差點”呢?老吳看得出老板的心思,臉上卻越來越笑逐顏開透出些胸有成竹的喜氣來。在歷經無數個“快了”的答復之后,周曉峰終于等到了吳兆征的一句“成了”,在經過“半斤酒漱漱口,一斤半照吃飯,喝到二斤半腳下有點亂”的“破壞性”試驗后,宣布了她的誕生。

公元1999年6月1日,古貝春白版酒像個娃娃,選擇了在一個昭示純凈、富含朝氣的日子呱呱降臨。

相時而動話嬗變:無名之名

專門的招待酒出來了,五星級古貝春就撤出了公司的食堂,再有客人來公司就餐或品鑒,喝酒的“畫風”就變了:咦?原來古貝春酒廠還有自己秘而不宣的寶貝,舊瓶裝好酒——自個偷著樂不說,關鍵是這酒確實好!借用地方“四大名喝”之一——江湖人稱“從地球到太空,誰也喝不過尹寶生”的尹老前輩之言,那簡直就是把“好”放小車上——推(忒)好了。

師承馬季笑傲江湖的曲協主席尹寶生曾在馬季代言“古貝春百年老窖”的同一時期,主動為“古貝春十五年”傾情代言。“千年大運河,萬家古貝春”,對生于斯長于斯的尹寶生而言,運河與古貝春之于他有著較常人更摯熱的情感聯系,受多年前每年冬季組織民工挖河的經歷影響,個人飲酒計量單位項來是以公斤論的,盡興處俯仰之間便可將大半杯酒一飲而盡以示范“清淤”要領。在他身體力行的倡導下,白版酒的正確喝法在經過短暫的“小口陰濕”法之后,迅速調整到“大杯漫灌”法上來,直至演變為今天的“拎壺沖”與“壺里凈”。

“白版酒確實可以多喝點。 ”說起喝法兒的科學性,吳兆征說,他當年開發這個產品時確定了一個很顯明的研發點,以區別于高端產品的“同質化”“格式化”現象,這個“點”在行業術語中叫作“低醉酒度”,專業的解釋是指酒對人的精神激活的程度,既要滿足美好的精神享受,又不至于對健康造成影響,進而影響到正常工作、生活。要求飲酒的體征表現為入口時綿柔幽雅、醇和爽凈、諧調自然,飲酒過程醉得慢、醒得快,酒后不口干、不上頭,感覺清新舒適。劃重點就是醉得慢、醒得快、不口干、不上頭。“低醉酒度”和“低酒度”完全是兩碼事兒,度數“足斤足兩”,口感“低而不淡”,這就是直到今天仍有人感覺是“喝著度數不像,越喝越能上量”的原因。

吳兆征坦言,“低醉酒度”是古貝春白版的風靡密碼,也是他運用最為嫻熟的眾多“暗器”中的不二法門,從濃香白版到中度醬香,從“經典懷舊版”到“水晶之戀版”,盡管香型不同、風格有變,但如果非要找到一條共同的DNA,以使其在眾多白酒品牌中有著高辨識度,那無疑就是“低醉酒度”,盡管業界至今對這一概念仍有爭議,但他堅定地并用實踐證明了這確實是可以通過勾調技藝來做到。

說到“水晶之戀”與“中度醬香”,這是兩款古貝春公司自去年以來陸續研發成功的一濃一醬兩款白版酒,預示著古貝春步入“2.0雙白版”時代,更意味著古貝春白版酒在經過了18歲成人禮后,厚積薄發從容淡定而又水到渠成地完成了從“內招”到“白版”,從“產品”到“商品”的漫長而又利落地轉身。

1999-2017,18年的嬗變之途,一瓶中國裸酒究竟經歷了怎樣的風譎云詭?“白版”這個名字又從何而來?古貝春集團常務副總經理,時任策劃部主任、銷售總經理的張恒錄了如指掌。“白版的大名,完全是社會饋贈的。 ”他認為,今天來看白版的包裝似乎很有創意,但當年來說其實是最簡單不過,“我當時任策劃部主任,酒出來后周總就對我說,恒錄啊你設計個白標貼上,內部招待用酒,讓人知道怎么回事兒就行。”于是就有了恐怕是業內最簡約的“白標”。后來喝到的人多了,就有人提出來“你們酒廠的那個沒包裝的、沒名的酒,就是那個白版酒挺受歡迎,能不能搞一點給我們? ”時間一長,“白版”這個名字就自然形成了。風云20年,“無名勝有名”的古貝春白版酒成了叫得響的品牌,這倒是令古貝春人自己都始料未及的。

2005年前后,白版酒不僅是古貝春公司單位食堂的招待酒了,公司饋贈的和指名來要的越來越多。雖然白版酒不是商品,就是個內部招待用酒,但酒廠干得是買賣,長期大批量的白送可受不了,在公司管理層的研究下,“內招”酒有了價格。

隨后麻煩也來了,盡管古貝春按得是成本價,走得是非商業流通路線,一些小酒廠卻從中看出了商機,紛紛開始推出各自的“內招”酒。你用啥瓶他用啥瓶,你用啥標他用啥標,甚至從“高仿”到“制假”,以次充好批量生產推向市場,外表越來越像你的酒,價格永遠比你低一截。結果呢,他們賺得個盆滿缽滿,古貝春的打假隊忙得個焦頭爛額。“還逼著我們在仿偽上開始做文章,從最初的拉環鋁蓋到套白鋁蓋、金箔防偽到現在的德國仿偽。 ”張恒錄介紹。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凡事有弊有利。古貝春白版酒在與外部的博弈中變強大、變規范,從廢舊外箱到草紙小箱再到白版紙箱,在2016年前后完成外包裝與相應知識產權的注冊,從“內招”到“白版”,從“含量”到“質量”,在2017年滿18歲后完成了規范化標識,終成款款走來的氣質新娘,在眾望所歸中迎接市場熱切的目光。

尾聲:時代之夢

風雨過后,心存善良,周曉峰說,古貝春人記下得唯有感恩,感恩造化賜予的一切,順境令人從容,逆境令人堅定,過往給人經歷,未來相信陽光。

大道至簡,大美無言,車輪滾滾,終將向前。關于“水晶白版”與“中度醬香白版”的2.0時代,現在定論為時尚早,但我分明看見,那雙劍合璧的一對兒,像越來越遠越走越高的佳人,在舉目艷羨與千呼萬喚中,手牽著手,肩并著肩,款款而行,拾級而上,正在走向華夏酒峰之巔……

德州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凡本網注明“來源:德州新聞網”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德州新聞網,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 德州新聞網”。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②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德州新聞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③鑒于本網發布稿件來源廣泛、數量較多,如因作者聯系方式不詳或其它原因未能與著作權擁有者取得聯系,著作權人發現本網轉載了其擁有著作權的作品時,請主動與本網聯系,提供相關證明材料,我網將及時處理。

※聯系方式:德州新聞網 電話:0534-2562862 電子郵件:[email protected]

尤文图斯斯帕尔直播2019 快三计划师都是真的吗 时时彩综合走势图重庆 球棎比分 足球在线直播观看 同城游戏手机版下载 什么项目赚钱 三肖码3肖6码中特 看四张牌抢庄牛牛技巧 重庆时时五星全天计划 常州鼎龙娱乐 21点游戏中文版下载 手机快乐十分软件下载